返回主站
主站
您的位置:首页 > 医院新闻 > 医院要闻

“提灯天使”未曾远行

发布时间:2009-12-07 作者: 浏览量: 字号:【大】【小】 手机上看新闻

打开手机扫描二维码
即可在手机端查看

  走过95个春秋,孙静霞累了。在一个和煦的冬日中,这位曾经的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走完了曲折而光辉的一生。
  悼念仪式上,她的学生赶来了,曾经的同事们也来了,更多的却是数不清的普通市民。
按照她的遗愿,孙静霞身穿洁白的护士服,戴着再熟悉不过的护士帽,安详得仿佛熟睡一般。
哀乐低回,鲜花吐悲。孙静霞70余载平凡的护理生涯,成就了人们心中的“伟大”。
  常州当地的网络论坛上,一网民当日写下“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;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”这是诗人臧克家纪念鲁迅先生的名句。
  胆识过人的新女性
   1914年,孙静霞出生于常州,幼年丧母的她,从小就深感人间情爱的珍贵,向往成为一名“没有翅膀的天使”,能为病人送上温暖。1934年,孙静霞如愿以偿地毕业于常州市真儒高级护士学校,在常州市武进医院任护士、护士长。因业绩显著,1938年出任常州市真儒高级护士学校校长兼武进医院护理部副主任(主任由美籍护士担任)。建国后任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。
  “我是46、47年在真儒学习的,孙静霞是我的老师。那个时候,孙老师的护理水平就没得挑,那个年代用氧气瓶的很少见,可孙老师却驾轻就熟,让我特别佩服。还有一件小事我终身难忘,凡气管切开的病人,内套管要定时清洗,但用什么洗效果最佳?棉签是直的,有弧度的地方洗不到,直接用水冲更不行,孙老师想出用鸡毛清洗,效果特别好。这个方法我后来带到了湖州,我的护士也都用这个办法。你想想看,孙老师是不是心细、动脑,敢创新?”孙静霞的学生——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、浙江湖州一院原护理部主任邹瑞芳回忆道。
  当然,作为孙静霞最得意的学生,邹瑞芳也熟知孙静霞的过去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1942年常州沦陷,日军占领了唯一的医院,驱逐病人和医院工作人员,以收容日军伤员。孙静霞临危不惧,一方面到社会各阶层呼吁、奔走、募捐,并商借到因战争停课的真儒小学为临时医疗场所;一方面又亲自与日方交涉,要求把30名重危病人连床一起交给她带走。一无器械、二无药品,孙静霞几次冒险,带领自愿留下的护士姐妹,避开日军岗哨潜回医院捡药品、器械,看到散落在院子里的纸张、空药瓶、破便盆,都如获至宝。为解决市民的就医问题,各界爱国人士鼎力相助,成立了“常州公立武进医院”,孙静霞又倾其所有,帮助医院渡过艰难的岁月。她的先生是常州地区有名的外科医生,夫妇俩日以继夜地在公立医院为广大病人服务,直至抗战胜利。
  “孙老师的英语水平相当不错,那个时候护理常规都是英文,用英语写护理纪录,每天早上的交班,都用英语在读。值得一提的是,孙老师的隔离护理也做得特别到位。我记得,解放后湖州妇婴医院护理部有人要去国外进修,临行前还专门赶往常州,就是要学一学孙老师的隔离护理,减少跟国外的差距。”邹瑞芳的回忆里透着骄傲。
  1948年,孙静霞赴美国爱姆丽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为期一年的护理专业学习,进修结束,适逢新中国成立,美方极力挽留,但她和丈夫不为所动,一心一意想着报效祖国。1949年,他们乘坐新中国成立后中美通航的第一艘轮船“戈登”号,毅然回国。从此,她全部的心血都献给了家乡的护理事业。
不懈追求的好母亲
  “母亲的一生,历经曲折,却从来都是镇定自若,勇于追求,风雨过后迎来彩虹。”昨晚,孙静霞的女儿杨伟文和女婿何寿春面对记者时,连着说了几句——“我们为妈妈自豪!”
  孙静霞的父母生了5个女儿,孙静霞排老二。“家里反对妈妈学护理,她冲破束缚,跑到美国去深造,她刻苦钻研。我们3个孩子都是她一手带大,妈妈总是教导我们,要先做人,再做事,要把一生的精力都放到学习上,干出自己的事业来。”
  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妈妈就学习麻醉了。后来爸爸做心脏手术,妈妈就担任麻醉师。这是我记忆里经典的镜头。退休后都80岁的人了,她还写书,自学心理学,开出了心理咨询门诊。可以说,母亲的一生都是在学习中度过的,而且学以致用,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”
  孙静霞是在北大专修心理学的。1989年,75的孙静霞在医院领导的重视和支持下,开设了心理咨询门诊。每一例心理咨询的时间,至少在1个小时以上。一名男性咨询者,因自己的学历比妻子低,自卑感长期压抑得他抬不起头来,对生活失去了希望。孙静霞鼓励他奋发图强,自学成才,最后终于取得了函授大学文凭,改变了精神风貌。另一名女性接受咨询,因丈夫有外遇而苦恼不已,直到茶饭不思消极人生,孙静霞帮她分析了丈夫行为不端的起因、过程,最后为她开出了一张“耐心劝慰、温柔如初”的“处方”,夫妻最终破镜重圆。
  “妈妈那时就跟我们讲起过,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加快,竞争激烈,容易导致人们心理失衡,而我国的心理咨询、治疗又刚刚起步,常州市尚属空白,学习这方面的内容是很有意义的。”说话的是女婿何寿春。
  在孙静霞的影响下,3个子女全部从医。杨伟文曾任苏大附一院妇产科主任,何寿春曾任苏州医学院党委书记。“妈妈总是跟我们讲,要懂业务,担任管理工作也要懂最新的知识才行。她对子女包括第三代的教育的影响都非常深,你看我们是70多岁的人了,自己学会了开车,学会了电脑。”何寿春告诉记者。而杨伟文还随身携带了一台笔记本电脑,一份孕产妇死亡的数据分析正急等着她给出答案。
  “珍惜时间,踏实做人,多学本领,造福社会,这是对妈妈最好的纪念。”杨伟文的眼圈红了。
  奉献一生的好主任
  在同事和患者的眼中,孙静霞对工作的热忱早已达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。
  身为护理部主任,她经常利用早晨、中午、晚间的休息时间,亲自观察危重病人,病人的一声呻吟都会引起她高度的警觉。孙静霞的学生、现常州一院感染管理科副科长周健清楚地记得,有一次,一位盆腔肿瘤病人,术后无尿,她仔细查找原因后,认为这不是一般术后尿潴留,及时汇报医生,经再度剖腹探查后,证实输尿管在术中误伤,及时发现才幸免于难。
  建国后医院规模不断扩大,专科病房接踵开出,孙静霞采用开出一个专科、送出一个学习、回来带动一片的方法,使常州一院在短短的10年内建成一支能胜任多种专科护理工作的先进队伍。
  文革结束后,孙静霞依据自己几十年的从业经验,提出“爱心、同情心、责任心”,“三心”护理工作法,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在省内率先试行“责任制护理”,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。1982年,全国首届“责任制护理研讨会”现场会在常州一院召开,孙静霞在全国同行中传授护理经验,引来赞誉一片。
  几十年中,孙静霞撰写了20多篇学术论文,在杂志上发表或会议上交流,许多经验得到了有效推广。每年她都要举办各种类型的学术活动和讲习班10次以上,还常将外地请来的老师安排到自己家中吃、住,一方面减轻市护理学会的负担,另一方面也有更多的机会相互讨教。
  1986年,72岁的孙静霞正式从护理部主任的岗位上退休,可她依旧是每天7点准时在病房出现,和每一个熟悉的病人亲切地打着招呼,询问他们的情况。“孙主任总说,在医院干了一辈子了,到哪里都觉得没有在医院里好。”同样曾经担任过常州一院护理部主任的姚克勤回忆道,虽然上了年纪,可孙静霞却一点也不显老,每天早上6点多,她从家里出发,步行半小时来到医院;护理部每年的总结也都是由她执笔写就,字迹工整隽秀;逢年过节,老人总要准备点小礼物,分发给大伙儿,说上几句祝福的话。
  1992年,孙静霞已年过8旬,在她的牵头下,常州地区首家“临终关怀”病房正式成立,主要收治老年性痴呆、脑血管意外、晚期癌症等病人。几年中“临终关怀”病房收容了几百名病人,年龄最大的97岁。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下,有的安详地走完了生命的最后历程,有的获得了新生。做这一切,孙静霞从不收一分钱,相反,她还常常为病房添置一些必需的物品,逢年过节送上鲜花、水果给老人们。至今,一院的医护人员都还记得她曾亲自做了10多位老人的临终护理,让病人干净、安详地离开人间。
  有了“临终关怀”这块阵地,孙静霞仍然“不知足”,她要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全部奉献给奋斗一生的护理事业。在她的争取下,常州一院成立了“南丁格尔示范病区”,由孙静霞担任技术指导,为年轻的护理人员讲解传授护理技术。年岁大了,身体不比往前,孙静霞请来保姆搀扶着也要走进病房,和护士们打个招呼,与病人们说说话,大伙儿总说,孙主任唯有这个时候才有精神。常州市卫生
  让历史在这一刻驻足:1995年6月29日下午3时,人民大会堂,孙静霞获得第35届南丁格尔奖,国家主席****微笑着,将一枚金光闪闪的奖章颁给孙静霞!
  “孙静霞平凡而又伟大的一生,体现了传统医德与时代精神的完美融合,是广大医务工作者永远学习的楷模。”常州市卫生局局长朱雄华如是说。
  荣誉,在那一刻降临,而付出,却伴随了孙静霞的一生。
                 

 

分享: